来自遗忘的最深处

日期:2019-11-23编辑作者:旅游

南苑机场候机楼。一整夜睡得都很惊醒,此时我依旧困得眼睛发涩,但心里早就被即将到来的旅程和与之俱来的各种不可预知的期待填得满满的,这时,听见手机的铃声——上路了吗?一路顺风。放心吧,我会帮你看到所有的雪山的。

图片 1

那个女孩挑了个阳伞下面的座位坐下——好晒啊,你要不要换个座位?她黑黑的头发编了两根麻花辫,穿了件黑色的帽衫,坐在阴影里眯着眼睛好看的笑着。不用啊,好不容易又晒到梅里的阳光了。你去年就来过?她惊奇地睁大了眼睛,那为什么还要来? 因为喜欢这里。

2008年12月26号,我犹疑的翻看着电脑里的几篇黔东南攻略。它们在我电脑里很长时间了,每次当我的手头有几天的假期时,我都会翻出来看看,但结果总是会去另外的地方。忽然想起Z说过的,他最受不了我的那些攻略,象设计填空题一般严丝合缝的设计行程。我知道我想去哪儿了。我合上电脑,买了张第二天飞昆明的机票。我有整整一年没有见到他了,我必须要回去。最终,我也无法越过那种想念。其实,这世界上有一个地方,我去是完全不带行程表的。我的2009年从梅里开始。 许巍唱过:你坐在朝西的阳台,让寂寞随黑夜袭来。 在飞来寺的时候,我坐在那些朝西的阳台上长久的看着那些千变万化的云在卡瓦格博的山顶飞卷着。 我没觉得寂寞,越过遥远的千山万水,倒是真的。 来一趟德钦真不容易!我选了最快的一种方法,仍需要两天才能看见他。 最早一班到香格里拉的飞机从昆明起飞时,天色还一片昏暗。一下飞机,阳光如雨,迎面泼洒下来。只有高原上的阳光,才会这样象金雨一样弥漫在整片天空底下。天空像一块透明的蓝水晶,万里无云,四周山峦静谧清晰,空气干燥清冷,我的呼吸凝重,内心安宁,充满温暖。海拔3000米以上的地方,一切都很美好。马上就要回到梅里,一切,都重新变得美好。图片 2

在看得见你的地方,我的眼睛和你在一起;在看不见你的地方,我的心和你在一起。——仓央嘉措

阳光正温暖一直照进我心里如果没有你怎么会有我今天……

很多天以前……

我直接从机场去了松赞林寺。清晨八点钟,寺庙外那圈长长的白色围墙外已经有转经的人们在默默接踵的走过,初升的阳光让每个人都投下长长的影子,淡蓝色的晨雾逐渐散去,山坡上的那片庙宇在朝阳里闪着耀眼的金光。迎面遇见一个穿着深红僧袍的小喇嘛,不过十三四岁的样子,他用大袍子半遮着脸,偷偷看着我笑。那笑容如金子一般。大活佛的房间在大殿的最顶层,我从主殿的侧门进去时,听见喇嘛们正在做功课。上了木头的楼梯,迎面的一间房间开着门,挂着厚厚的门帘。我踌躇了一下,掀开门帘进去,看见大活佛坐在窗前的塌上看书。他见我进去,放下手里的书,安静而微笑的看着我。看他笑,我得心里突然没那么慌张了,我双手合十的俯首过去,跪在活佛的面前,活佛摸了我的头顶,从塌上的小几上拿了根红绳,我双手高举着接了过来,退着起身站在门旁,活佛继续微笑着,问我:从哪儿来?从北京。我说:我见过您,在电视上。他说:是吗?你来旅游的?我瞬间犹豫了一下,还是回答说:是的。出门之后,我把那根红绳系在脖子上。其实,我不是来旅游的。我的背囊里有块石头。它太重了,基本等同于我其他所有行李的重量,每次上飞机,我都要跟机场工作人员费力解释一番。那是块我见过的最漂亮的嘛呢石。上面的六字真言都是阳文的,每个字的边角都润滑流畅。在离开太子庙之前,它一定在神山脚下待了很多年。 它离开卡瓦格博也已经有六年了吧,我只想在新年到来之前,替你把它放回到原来的地方。我抱了一路走过来,到了飞来寺,却发现我上不了太子庙。 十月底的梅里下过场大雪,至今路上的背阴处仍有大量的残冰,上明永要经过澜沧江边的那段泥泞颠簸的土路,没什么司机愿意大冬天的跑上去。飞来寺的路边,大峡谷的陡坡上正在大张旗鼓的修建一座巨型的观景平台,那些面对雪山的白塔全被拆掉了,白塔旁那些经年累月堆起来的嘛呢石不知去向。 我跑着这块石头站在暴土扬尘的工地旁边,有点不知所措。夕阳正透过五佛冠山顶的巨大缝隙透过来。我想起另一个地方。

第四天

图片 3

成都的气温不算高,但湿度很大,一出机场大厅,迎面一团湿气扑过来,立刻觉得皮肤发粘。天空阴霾。二个小时的飞机坐得我的胃里有点翻腾,头也觉得昏昏沉沉的,在停车场里,远远的我看见和大哥从那边走过来,一件淡绿色的T-shirt,米白色的裤子,依旧黝黑的肤色,我迎着跑过去,脸上不由已经笑得跟花儿似的。出乎我意料,跑到大哥面前时,他给了我一个大大地拥抱。你胖啦!我大声说。你可瘦了。大哥笑容依旧宽厚。真的呀?!骗我吧?我在第一秒钟重新找到了胡搅蛮缠的感觉。看见大哥,我觉得旅程的前方瞬间变得晴朗了。刚出机场,你打电话过来——到了吗?我一夜没睡,此时正晒太阳呢。一夜没睡?那早晨都不知道来送我?画了一夜的图。听到这句话,我狠狠地闭了一下眼睛,觉得心里微微的发疼。车开过雅安,天晴了。想起那首歌:Wish You Were Here.希望明天,是个干净而晴朗的早晨,让我能看到贡嘎。

————08年12月31日,于大理

茨中的葡萄园,有一百多年了吧?我一手拎着瓶刚刚从教堂后面的一户藏民家里买的葡萄酒,一手拿着倒出来的半杯喝着。沿着澜沧江谷底走了一个上午,海拔整整掉了1000多米,感觉莫名其妙的燥热,错愕间发现天空的云已经离我很远,空气变得潮湿含混,阳光也闷热起来,自己竟然还捂着从梅里出来时的抓绒和冲锋衣。茨中应该不能算是三江腹地最美的教堂——丙中洛、盐井,甚至维西的河谷,都有看上去更美的白色尖顶——但是,因为那座世界上最美的雪山,因为葡萄酒,也许还因为“消失的地平线”,让这里变得如此与众不同。酒很甜。空气微酣。车继续沿着江水向南开去,许巍仍然在唱去年的那首歌——在悠长的岁月里,你让我感受这世界的疼痛和悲伤……觉得无力自拔。我离你越来越远了。什么时候,才能再回到你的身边呢?图片 4

我莫名其妙的把墨镜丢在了飞来寺煨桑塔旁,回程的路上,阳光晃得我睁不开眼。迎宾台和金沙江Ω湾都在大兴土木,大煞风景的水泥砌的观景台已经初露端倪。奔子栏的正午,晴朗而温暖。我伸开腿坐在路边高台上的小饭馆的门口嗑着瓜子喝茶,看着街上有东竹林寺的小喇嘛们三三两两的闲逛。街上几家还开着的卖银饰的铺子里经常找不到主人,喊两声,才会看见他们笑着答应着从隔壁邻居家跑过来。饭馆的老板娘还是那个挺好看的纳西女人,她始终笑着张罗着,但我知道她一定不会记得我。冬天的金沙江水是一种冰一样清澈的青蓝色,水流和缓,映出两岸山峦的倒影。马上就到新的一年了,这里的一切亘古不变的悄然和安详。回到香格里拉是已经下午,经过那帕草原,我看见海边的亮黄色草地上那些高高的青稞架子已经被斜阳映出了细长的影子。214国道穿过香格里拉时,它的里程碑上的数字是2104。我径直到了国际青旅,大嫂正在堂屋里忙着烧水,见了我笑得心人心脾,我想起西西的话:像天使一样。尽管我依旧不能确定她是否也像奔子栏的那个老板娘一样不会记得我是谁。我问大哥:《藏地孤旅》里写到的那个从中甸连夜开车N百公里跑到泸沽湖给作者送钱的,是你吧?他听了只是笑,一脸淡然的样子:是啊,那都是好多年前的事了。我都不知道他是写书的,直到前些日子有朋友寄了一本给我。并不是每个旅途中遇到的人都可以成为朋友。但和大哥是。我跟Z说过,很少有地方能让我待着不觉得内心恐慌。所以大部分时候,并不是行程在催我,而是我的内心在催着自己离开。可还有一些地方,当我见到他第一眼的时候,心里就如同到家一样的充满了宁静和巨大的安全感。比如梅里。比如奔子栏,和香格里拉。我心安处,便是家。我感觉到心里黯然划过的忧伤。这伤心其实很简单:每一次离开梅里的瞬间,下一个即将到来的远方都对我丧失了吸引力——再不会有任何一个地方能让我感觉如此温暖。2009年快乐,卡瓦格博!

第七天

阿弥陀佛,幸好还有个飞来寺。 是啊,来了三次,我甚至都没有去过真正的叫做飞来寺那个地方呢。这座声名显赫的寺庙坐落在德钦到飞来寺观景台的最后一个转弯处,就在公路下方的山坳里,很小的一个院落,一座主殿和一幢两层的僧舍。其实在飞来寺的位置是看不见卡瓦格博的,站在院子里倒是可以远远的望见对面山间迎宾台的那十三座白塔。主殿很小,门楣上方出乎我意料的挂着块汉字的匾额,我沿着大殿转了一圈,把石头靠在朝西面对雪山的那面墙沿上,在它的前面是一排转经筒,在夕阳里闪着金灿灿的光。 我默默地注视它很久,舍不得离开。心里有点疼。 你,从来处来,往去处去吧。早晨的阳光升起来的时候,卡瓦格博山顶一片云雾,金色的山尖透过云的缝隙时常影影绰绰的闪现一下,缅茨姆倒是清晰得纤毫毕现。惹得长枪短炮等候的人们一片叹息之声。其实,到今天,能不能看到日照金山对我已经没那么重要了。重要的是我在这里。我坐在梅里往事最角落的位置,可以清晰地看着窗外的那排山峦,一个曾经遇到过的香格里拉的司机看见我,走过来打招呼。走近了他有点惊奇的说:你见到大活佛了?有福气啊!呵,才知道,原来,这红绳只有活佛才会有。梅里往事换了主人,原来那个编着麻花辫的南方姑娘不知去向。新换的老板几乎没有对任何地方做改动,晚上依旧在大堂一侧放那个著名山难的纪录片,菜谱都是老样子。可回香格里拉的路上遇到的一个女孩说:怎么都觉得那里变味儿了。图片 5

黄昏,路边,一个高台上的小饭馆门口。我坐在一张低矮的竹椅上,脚前摆满了小盆栽的格桑花。我伸长了双腿,手里捧着一杯滚烫的茶水——还是去年同样的位置,同样的金沙江水湍急的流过,同样的214国道在我的脚下熙熙攘攘,同样的奔子栏游人云集行色匆匆。江对岸四川得荣的山峰上仍在闪耀的最后一缕阳光,天空如洗,云彩在夕阳中有种柔软的奶黄色的光芒。赶了一天的路,从稻城匆匆的经过乡城,走到金沙江边的时候,看到江对面的奔子栏。我下车,徒步走过那座大桥。走到江的对岸,看见路牌上写着:德钦118km。忽然觉得心里顿时倏的放松了下来。真好!终于回家了。

图片 6

刚一上班,网友就发过来一张日照金山的照片给我。看得我百爪挠心——比我早二天,就能看到那么灿烂的瞬间。我转手发给你,顺口说了一句:咱们就晚了两天而已。按下回车键的瞬间,我突然愣住了。其实,去梅里时,只有我一个人啊!原来竟然是这样……原来在我的内心深处,每一次去那里,你,都是和我在一起的。

图片 7

我用抓绒衣包着头,只留着一条缝,以便在抬头时能从缝隙里看到雪山。阳光肆虐,像无数射下来的金针一样钉在我裸露在阳光下的皮肤上,那种温暖的感觉,灼热而尖利。我把双腿撂在另一张椅子上,在季候鸟空空荡荡的阳台上晒太阳,梅里像一排巨大的屏风伫立在我的面前,宁静,安详,云像飞鸟一样迅速的在每一座山尖上掠过。雪山上的阴影是暗蓝色的。卡瓦格博在阳光下轮廓分明,清晰得就像梦一样不可置信。我给蔚蓝色的太子峰拍了张照片,发给你的时候只写了一个字:想。很快收到回复,也只有一个字:死?我忍不住笑了。“你。”……我的心慢慢沉了下去。我以为我睡着了,阳光在我身上一寸寸的变换着角度,但我随时能听见身边的声音,有个男人走上阳台,大声讨论着相机的曝光时间问题;酒瓶碰撞到桌子;相机按动了快门;车轮在地上摩擦出胶着的沙沙声;风吹过来,又悄然离去。

很多天之后

临近午夜的时候,一个来自云南香格里拉的电话让我几近崩溃。电话那边,大哥说:我要去四川,你不是一直想走那条线吗?来吧,带你去。我听得惊心动魄,之后无比颓丧的说:要上班,不能请假……说完立刻想咬舌自尽。——爱而不见,怎是一个简单的“痛”字可以形容!我心里恨恨的想:这样令人发指的腐烂生活,和我有关吗?!离开吧,离开吧……我清晰地听到心底的那个声音。

阳光正停留在梅里雪山的上方,我的拖着身后长长的影子走在飞来寺的街上,挨家挨户的看过去。——去年你带我和酥油茶吃馒头的那家小铺呢?我问和大哥。早不做了。是啊,这还是我曾经来过的那条寂寥的小街么?街边的那家昏暗的小杂货铺里,那个完全不会汉语的藏族奶奶在炉火边慢慢熬着酥油茶,那只胖胖的花狸猫蜷在炉子后面打盹,时而慵懒的抬起眼瞟我们一下,煨桑塔的青烟带着阵阵松枝的香气飘进屋里。214国道旁,沿着那排白塔挖了一条深深的沟,工人扛着管线正在埋,梅里往事的姑娘说,在那里,白塔旁边的山坡上,马上要盖起一座五星级的酒店了。我无言。很多事,不是仅仅有美好的愿望就可以改变的。我们,再也不能回头了。内心深处隐隐作痛。图片 8

本文由2979com澳门金沙发布于旅游,转载请注明出处:来自遗忘的最深处

关键词:

一个人的旅行

洗把脸,先去觅食。 丽江日记(8) 2004年12月15日 阴 一个人的旅行,对于我这种坚定的“两菜一汤起”,最浪费的就...

详细>>

一个人的旅行

从虎跳峡镇开始进入景区。 世界上最深的大峡谷之一,金沙江经过平缓的石鼓镇长江第一湾后,忽然掉头向北,从哈...

详细>>

一个人的旅行

藏区的味道开始出现,牦牛,羊群,山间的小小草原,红黄绿三色杂陈的山坡。 虎跳峡虎跳峡是一段被玉龙雪山和哈...

详细>>

2979com澳门金沙:一个人的旅行

文章引用自: 张老师家的后面就有一条路往峡谷走,正如网上提及的,得收费,10元一人。 80版的小朋友们开始展现...

详细>>